娃娃果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企业家说破垄断降税负

时间:2022-09-21 来源网站:娃娃果财经网

企业家说:破垄断 降税负

企业家说:破垄断 降税负 更新时间:2010-3-7 0:20:58   闻听温家宝总理3月4日出席全国政协经济等界别座谈时表示,要放宽民营经济的准入,解决“玻璃门”和“天花板”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感到很兴奋。他期待政府能加快国有企业从竞争性领域退出的步伐,让民营经济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尽管直接关于民营经济发展的提案议案数量并不很多,但包括王健林在内的很多人士,都希望国家出台切实有效的措施,加快民营经济发展。

与往年的 “两会”声音基本相似,今年民营经济议题,继续聚焦在打破国企垄断,降低企业税负,化解中小企业融资难等热点话题上。

打破垄断

3月4日参加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工商联界别小组讨论时,王健林又一次发出扶持民营经济发展的呼声。

当天工商联界别小组讨论的主题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王健林不失时机地提出,要把加快发展民营经济作为转变发展方式的重要内容。这一点与温家宝总理同一天出席全国政协经济等界别座谈时的讲话相呼应。温总理指出,中国经济要通过转型实现“治本”。经济转型有三个方面,其中之一是要放宽民营经济的准入,解决“玻璃门”和“天花板”问题。

在王健林看来,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因为企业要靠市场竞争、企业管理、资源充分利用来实现发展,而垄断型国企并不是靠这些。在竞争性行业,国有企业凭借得天独厚的政策、资金、资源优势迅猛扩张,对民营企业形成挤压。

一位零售业人大代表含蓄地表示,企业发展离不开的要素无非是政策和资金,当民营经济没有碰到国企央企,也许民营经济有发展的机会。但是如果碰到国企央企占有资源的话,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另一方面,无论是在垄断性行业还是竞争性领域,国企似乎都缺少长远规划,很少把利润率作为主要的经营指标,这就使得它们更注重短期行为,追求规模扩张而非效益提升。

2009年,在国家大规模政府投资和天量信贷的支撑下,中国经济实现平稳较快发展,国有企业成为经济触底反弹过程中的主要受益者,而民营经济在很多领域,如航空、钢铁、煤炭等领域受到冲击,很多中小企业陷入生存困境,一些民营企业被国有企业兼并。社会上关于“国进民退”的争论不断升温。

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新闻发言人赵启正3月2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改革开放30年来,国有经济、非公有经济比翼齐飞,即使在很特殊的2009年也不存在“国进民退”现象。

赵启正以私营企业和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的几个主要同比数据为例。在工业增加值方面,2009年私营企业是18.7%,国有企业是6.9%;总资产方面,私营企业增长20.1%,国有的是增加14%;从业人数,私有企业增加5.3%,国有企业增加0.8%。在最重要也最有说服力的利润指标上,私营企业的总利润增加17.4%,而国有企业降低4.5%。

不过,也有政协委员引用了另外一组数据,说明民营企业在数量上的逐年“退缩”之势。从2004年到2008年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企业登记数据来看,企业总数每年平均减少30万。该委员分析,减少的企业绝大部分是民营企业。

最近几年,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促进民营经济的发展,一些垄断性行业也开始向民营企业打开大门。但一部分进入垄断性行业的民营企业发现,行业内还有很多不利于民营企业发展的制度性障碍。

全国工商联在今年一份题为《关于推进原油进口适度多元化,拓宽进口渠道,构建充满活力的原油贸易体制的提案》中指出,我国从2002年开始允许非国营贸易企业从事部分数量原油的进口,而民营石油企业即使获得原油进口经营资质和进口配额,也很难单独进口石油。

其原因是,根据我国现行政策,中石油、中石化集团系统外的企业进口原油必须有中石油或中石化出具的排产证明,海关才给予放行,铁路部门才给予安排运输计划,两大集团基本不可能给其系统之外的炼油厂排产。所有的非国营原油都必须返销给两大集团,而不能直接在市场上销售。所以,对于非国营进口原油的配额持有者来说,配额的意义只是可以转手卖给中石油或中石化,赚取一笔差价。

一些民营企业呼吁,为打破民营经济发展的制度障碍,一方面要加大垄断性行业对民营企业的开放力度,另一方面则要加快国有经济从竞争性行业退出的步伐。最近几年,这两方面工作在实际操作中进展较为有限。

王健林建议,应制定国企退出竞争性领域的时间表,加快退出步伐。“如果国有企业不退出,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和它们竞争。”他说。

降低税负

降低企业税负,是民营企业在今年“两会”上呼声较高的另一个议题。

全国政协委员、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金表示,目前国家向企业征收的税种较多,包括营业税,所得税,分红税等,这种多重税制使企业负担较重,不利于经济调整。

王健林的言辞则更为直接。他说自己搞了20多年企业,对税负重的体会很深。一方面,25%的企业所得税税基较高;另一方面,企业还要承担很多不能计入税收的 “费”支出,这在国外很少见。王健林统计后得出的结果是,他所在的行业中,约有60%-65%的利润被税费拿走了。

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呼吁,切实降低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的税费负担,可以采取的举措包括降低税基,减少税种,避免重复征税。同时,通过税收杠杆鼓励企业加大研发力度,增加员工收入。

一位委员建议将企业所得税25%的税基降至20%,减下来的5%可以强制用于增加职工工资。加上调低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能有效增加百姓的工资收入,而居民收入增加是拉动内需、促进消费、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基础和前提。

不过,考虑到各级政府通常需要通过增加税费收入来加大公共财政开支,保持经济快速发展,因此无论是企业税收还是个人税收,短期内大幅下降的可能性都较小。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紫江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沈雯认为,积极的财政政策不仅应体现在“增支”上,更重要的应该是大规模减税。

在他看来,税收体制能够对经济发展起到“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在“被动”的财政收入萎缩外,“主动”的大规模减税也是成熟经济体在面对经济下行时,挽救经济的一个有效手段,不仅可以减轻企业和民众本已沉重的税收负担,还能刺激民间消费和投资。

有迹象显示,对中小企业适度减税,将成为改革税收体制、降低企业负担的第一步。如能得到落实,民营企业将从中受益。

温家宝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对部分小型微利企业实行所得税优惠政策。不过,很多民营企业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政策方案。

okex官网

欧易okx

okx官网

oKex交易所

oKex交易所